加快構建現代化水運發展新格局

发布日期:2021/3/31 9:38:28 浏覽:

《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以下簡稱《規劃綱要》)是《交通強國建設綱要》的細化、實化,是我國綜合交通基礎設施體系的頂層規劃。《規劃綱要》從綜合立體交通布局、統籌融合發展、高質量發展等方面提出了建設目標和發展任務,對我國水運發展格局構建、高質量發展任務等提出了總體要求,是未來我國水運發展和規劃建設的重要依據。爲深入學習貫徹《規劃綱要》,本文從水運發展現狀、發展面臨的新形勢新要求、水運發展新格局構建、水運高質量發展、規劃布局效果展望等方面,談談學習體會和思考。

一、准確把握

我國水運發展現狀

? 发展基础

我國水運資源豐富,擁有大陸海岸線1.84萬公裏、島嶼海岸線1.4萬公裏、南京以下長江岸線800余公裏,分布有61個沿海港口;流域面積50平方公裏及以上的河流總長151萬公裏,內河航道通航裏程12.7萬公裏,內河港口359個,主要分布在長江、珠江、京杭運河及淮河、黑龍江及松遼等四大水系。

2006年頒布實施的《全國沿海港口布局規劃》明確,將全國沿海港口劃分爲環渤海、長江三角洲、東南沿海、珠江三角洲和西南沿海5個港口群體,布局24個沿海主要港口,形成煤炭、石油、鐵礦石、集裝箱、糧食、商品汽車、陸島滾裝和旅客運輸等8個運輸系統的布局。2007年頒布實施的《全國內河航道與港口布局規劃》明確,形成長江幹線、西江航運幹線、京杭運河、長江三角洲高等級航道網、珠江三角洲高等級航道網、18條主要幹支流高等級航道組成的“兩橫一縱兩網十八線”(簡稱2-1-2-18)和28個內河主要港口布局。

經過多年建設和發展,沿海港口空間布局基本形成。以上海港、大連港、天津港、青島港、甯波舟山港、深圳港、廣州港等主要港口爲引領,地區性重要港口和一般港口共同發展的多層次發展格局總體形成。主要港口運輸規模大,對經濟貿易影響廣,發展能級不斷提升,具備較強的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內河水運建設全面加快,航道條件明顯改善,支撐作用不斷增強,基本建立了以“两横一纵两网十八线”1.9万公里高等级航道和内河主要港口为核心和骨干的基础设施体系布局。长江干线、西江航运干线、京杭运河、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高等级航道网成为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骨干,是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纽带和沿江(河)産業布局的重要依托。

截至2019年底,全國港口擁有萬噸級及以上泊位2520個,其中專業化泊位1332個;完成貨物吞吐量139.5億噸,其中,外貿貨物43.2億噸,集裝箱2.6億標准箱,煤炭及制品26.3億噸,石油、天然氣及制品12.1億噸,金屬礦石22.2億噸。我國港口吞吐量多年穩居世界第一,全球貨物吞吐量前十大港口和集裝箱吞吐量前十大港口中我國港口均占7席。水運承擔了全國90%以上的外貿物資運輸和大量的跨區域物資交流,在促進經濟發展、支撐全面對外開放、保障經濟安全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 存在问题

經過多年建設和發展,我國水運已具備較好的發展基礎,已處于一個新的曆史起點上,但與新時代新要求相比,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較爲突出。主要體現在:一是與建設海運強國要求相比,航運現代服務功能仍是短板,船舶登記、航運金融、航運保險、海事仲裁等高端服務能力有限、層級偏低,國際競爭力總體不強。二是高質量、高效率的港口樞紐體系建設滯後,水運在國家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和物流體系中“內引外聯”的綜合樞紐作用尚未得到充分發揮,綜合服務水平有待提高。三是內河航道布局仍不完善,高等級航道占比偏低,與歐美內河水運發達國家相比存在明顯差距,航道網絡化程度不高,內河水系間溝通不足。四是航道資源、港口資源利用保護有待加強,內河航道線位資源保護不夠,部分通航建築物建設標准偏低,或未能預留複線建設位置,部分地區跨河橋梁淨空未嚴格按統一標准控制等。

二、深刻認識我國

水運發展面臨的新要求

? 宏观形势

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國水運發展仍然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當今世界正經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深入發展,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未來一個時期外部環境中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加,存在不少可能沖擊國內經濟發展的風險隱患,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廣泛深遠,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我國已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經濟長期向好,物質基礎雄厚。我國將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爲主題,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水運屬于國民經濟循環的流通環節,是現代物流體系建設的重要一環。水運承擔著更好地服務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現代産業體系發展、支撐高水平對外開放、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助力綠色低碳和安全發展等重要使命和要求。

構建新發展格局和發展現代産業體系,要求進一步發揮水運成本低、運量大、能耗低、占地少的優勢,進一步強化沿海港口縱深服務腹地拓展和中西部地區內河水運發展,升級水運大通道的功能,提升在綜合交通運輸中的占比,強化多式聯運和全程物流發展,助力現代物流體系構建,降低物流成本。構建高水平對外開放和共建“一帶一路”,要求進一步強化港口戰略支點和航道內引外聯作用,培育國際合作競爭新優勢。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江三角洲一體化發展等重大戰略實施,要求水運發展優沿海、強內河,提升支撐服務能力和區域協同發展水平。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和推動綠色發展,要求推動智慧港口、智能航運、綠色航道等水運新基建項目建設,推動水運綠色發展,加快公路、鐵路等港口集疏運設施建設,推進“公轉鐵”“公轉水”。統籌發展和安全,要求提升海運、港口的服務保障能力,提升關鍵海運通道安全,打造自主可控船隊,完善海外港口支點網絡布局,提升對糧食、能源和礦石等的運輸保障能力。

? 需求预测

《規劃綱要》對我國交通運輸面臨的國際、國內環境進行了分析判斷,提出了未來我國交通客貨運輸需求總體發展趨勢以及新的階段性特征。我國水路貨運需求與交通運輸貨運需求的總體發展趨勢基本一致,仍保持持續增長,在某些方面呈現一些具有行業特點的結構化特征。

我國港口貨物吞吐量將保持增長。考慮未來我國經濟發展、貿易發展、産業結構轉型等趨勢,同時結合主要貨類吞吐量未來發展趨勢分析預測,預計2035年全國沿海港口貨物吞吐量將超過135億噸,年均增速1.5%左右。分區域看,西南沿海、東南沿海區域港口貨物吞吐量和南北運輸大通道、海進江等運輸需求保持較快增長。從主要貨類吞吐量發展趨勢看,集裝箱的比重繼續提升,相應的物流服務需求多樣化、個性化趨勢凸顯;鐵礦石、煤炭、礦建材料的比重接近高位;石油、鋼鐵、水泥、糧食、非金屬礦、木材等貨類吞吐量持續增長。

我國內河貨物運輸需求將保持持續平穩增長;江海運輸得到進一步發展;貨類結構持續調整,集裝箱和商品汽車運輸較快增長;內河貨運量仍集中在“兩橫一縱兩網”地區,並加快向支流延伸;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旅遊客運將成爲內河水運的重要增長點。預計2035年我國內河運輸船舶貨運量將達到60億噸左右,年均增速2.8%左右。分區域看,中西部增長快于東部,支流快于幹流。我國東中西部經濟發展階段不同,在長江、珠江等流域,體現爲上遊、中遊、下遊梯度發展態勢;未來這種發展態勢仍將持續,部分産業將繼續從東部地區向中西部轉移,長江、珠江中上遊的經濟增速快于下遊地區,水運量增長也將呈現中西部快于東部的特點。

? 水运发展总要求

《規劃綱要》明確了國家綜合立體交通布局的總體思路、基本原則和發展目標,明確了國家綜合立體交通布局,從綜合交通統籌融合發展、高質量發展等方面提出了重點任務和發展舉措。

構建我國現代化水運發展格局,應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及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堅定不移貫徹新發展理念,堅持以高質量發展爲主題,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統籌發展和安全,貫徹落實《交通強國建設綱要》,對標“四個一流”,著力完善布局、推進區域協同、提升服務保障、強化安全綠色發展,實現水運高質量發展,助力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助力高水平對外開放,保障國家重大戰略實施。

堅持“服務國家戰略、強化陸海統籌、推進整體協同、安全綠色發展”四大原則,到2035年,努力打造功能層次清晰、保障能力充分、戰略支撐力強、綠色安全高效的現代化沿海港口體系,基本形成安全暢通、經濟高效、綠色智能的現代化內河水運體系,內河水運資源得到科學利用,比較優勢得到充分發揮,服務國家戰略的保障能力顯著增強,爲交通強國建設和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提供有力支撐。

三、著力構建我國

現代化水運發展格局

《規劃綱要》明確了國家綜合立體交通布局,分別提出了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綜合立體交通網主骨架、綜合交通樞紐系統等布局方案。水運現代化發展的總體格局是,規劃布局63個全國主要港口和“四縱四橫兩網”的國家高等級航道,其中規劃布局了11個國際樞紐海港。

? 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国际枢纽海港

《規劃綱要》布局上海港、大連港、天津港、青島港、連雲港港、甯波舟山港、廈門港、深圳港、廣州港、北部灣港、洋浦港11個國際樞紐海港,旨在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和資源配置能力的航運樞紐,提升國際影響力與競爭力,引領沿海港口轉型升級與現代化發展,創建中國品牌、中國規則、中國標准、中國方案。

國際樞紐海港是航運樞紐和國際物流中心,現代港航服務功能發達,是對外開放的核心門戶,具有服務職能的國際性、群體發展的中心性和港口功能的先進性等顯著特征。

? 强化主要港口的综合枢纽功能

沿海主要港口是外貿物資和大宗能源原材料物資的重要集散中樞、國家重要的綜合交通樞紐,對完善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和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具有重要作用。在原來規劃的基礎上,綜合考慮完善沿海港口體系、促進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發展、推動國土空間開發、支撐對外開放和推動海南自貿港建設等,新增3個港口納入沿海主要港口。按照“加強支撐、促進協同、拓展腹地、完善系統”的思路,在航運條件較好的支流高等級航道上,本著戰略地位突出、發展基礎最好、發展潛力較大的原則,依托國家高等級航道沿線的省會城市和重要地級城市,與綜合交通樞紐和開放口岸協同布局,綜合考慮區域協調發展和保障重點物資運輸需要,增加8個港口納入內河主要港口布局。最終形成了63個全國主要港口,包括27個沿海主要港口和36個內河主要港口。

? 布局“四纵四横两网”国家高等级航道

國家高等級航道是全國內河航道的核心和骨幹,是國家綜合交通運輸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溝通重要區域和城市,連接主要工礦基地和綜合交通樞紐等,在大宗散雜貨、集裝箱等重要物資中長距離運輸中發揮重要作用。國家高等級航道的發展規劃技術等級原則上爲三級及以上,可通航千噸級以上船舶。

國家高等級航道布局的主要思路是在原“兩橫一縱兩網十八線”內河高等級航道布局的基礎上,按照“強化通道、溝通水系、輻射延伸、通達海港”的思路對原布局進行拓展完善。具體考慮:一是依托主要大江大河航道,強化東西向跨區域內河水運通道;二是布局具有重大戰略意義的水系溝通運河,構築南北向跨流域水運通道;三是利用各水系支流航道輻射延伸,實現重點覆蓋、局部成網;四是促進開放融合,加強通江達海及國境國際河流航道布局;五是根據生態保護等要求調減局部線路,繞開局部生態敏感區和城市中心區,最終形成“四縱四橫兩網”的總體布局。

其中,“四縱”主要包括京杭運河、江淮幹線、浙贛粵和漢湘桂四條跨流域水運通道;“四橫”主要包括長江幹線及主要支流、西江幹線及主要支流、淮河幹線及主要支流、黑龍江及主要支流四條跨區域水運通道;“兩網”包括長江三角洲高等級航道網和珠江三角洲高等級航道網。到2035年,國家高等級航道建成2.5萬公裏左右,其余國家高等級航道按發展規劃技術等級加強資源保護,根據流域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結合水資源開發利用等適時建設。

四、細化明確我國

水運高質量發展任務

《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综合交通统筹融合发展的任务,并从安全、智慧、绿色、人文、治理能力等方面提出了推动综合交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举措。按照《规划纲要》提出的总体任务,结合水运行业发展实际,从区域港口群、航运服务、港产城融合、绿色发展、智慧水运、平安水运等方面进一步细化水運高質量發展任務。

? 构建协同高效的港口群

加強遼甯沿海、津冀沿海、山東沿海、長江三角洲、東南沿海、珠江三角洲、西南沿海七大港口群的統籌協調、分類指導,提升協同發展水平和整體競爭力。津冀沿海、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三大港口群以高效協同、提質增效爲方向,優化港口群發展結構,強化綜合服務水平。遼甯沿海、山東沿海、東南沿海、西南沿海四大港口群注重錯位發展和協同發展,進一步突出發展重點,提升整體發展水平。

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國際樞紐海港。以國際樞紐海港、航運中心爲引領,強化港口支撐和保障國家戰略實施能力,豐富國際航線,提升服務能力,打造航運樞紐和國際物流中心,構建對外開放和政策創新新高地。加快上海同長三角共建輻射全球的航運樞紐,支持上海國際航運中心、大連東北亞國際航運中心、天津北方國際航運中心、廈門東南國際航運中心建設,推進大連港、天津港、青島港、甯波舟山港、廈門港、深圳港、廣州港等集聚現代航運服務要素,提升國際競爭力。支持連雲港港、北部灣港、洋浦港等在全面深化改革開放中發揮更大作用,更好地服務“一帶一路”建設。

強化主要港口綜合運輸樞紐功能。按照“四個一流”要求,著力提升主要港口、重要港區專業化水平,加強集約化、規模化公用港區建設。強化主要港口集疏運體系規劃建設,加強通道資源的綜合利用與有效保護,做好與城市交通的協調,建設暢通、可靠的集疏運體系。應用現代信息技術,提升樞紐服務效率與品質,創新多式聯運模式,加快多式聯運發展,提升港口集裝箱鐵水聯運比例,增強區域輻射能力。促進臨港産業集聚集群,打造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智能、綠色、低碳的先進制造業和重化工業基地。

? 提升现代航运服务水平

加快發展現代航運服務業。以主要港口及大型港口城市爲主要依托,加快現代航運服務業發展。完善船舶和航運交易市場體系,規範發展船舶交易、拍賣、評估、咨詢,加快航運金融、保險、仲裁、信息、人才等高端服務業發展。大力發展航運總部經濟,促進航運要素聚集,形成區域性港航企業、人才、資金、信息高地。鼓勵港航企業加強與服務業融合,創新商業模式,全面推進船舶管理、船舶代理、水路客貨運代理等傳統航運服務業的轉型升級。充分利用雙邊、多邊國際合作機制,促進國際交流與合作,積極參與國際航運服務業相關標准、規則的制修訂。

提高內河船舶技術水平。以船型標准化工作爲抓手,綜合運用技術、經濟、政策手段,提高內河船舶的技術水平。提高船舶尺度與船閘尺度匹配性,支持各地區研究實施限制非標准船型過閘。

大力發展高品質旅遊客運。推動旅遊航道建設,完善旅遊客運碼頭布局,培育水上旅遊特色精品航線。提高城市水上觀光客運品質,依托大中型港口城市,結合沿江河風光帶建設,兼顧旅遊客運和公共交通,合理布局旅遊觀光碼頭和停靠點,優化航線布置。積極發展庫湖區生態休閑旅遊客運。完善沿海郵輪、滾裝及旅遊客運碼頭布局,提升客運服務品質。

? 推进港产城融合发展

推動港口與城市、産業互動。重點完善保稅區、工業區、出口加工區以及保稅港區等産業園區發展,構建多功能、多層次的産業結構。以港口爲龍頭、園區爲載體、城市爲核心,形成港口、物流園區、城市互爲依托、互融共生的發展格局。遵循港口産業升級和服務轉型的路徑,加快會展、旅遊、免稅購物等消費性産業發展。加快建設航運服務業集聚區。

強化港口發展的城市軟環境配套。完善金融、投資、貿易和人員流動的政策,吸引國際貿易商和托運人。加大科技創新,提高港口綜合服務水平,優化口岸通關環境,創新海關監管、查驗模式。推進港口公共信息服務平台建設,完善港口、航運、貨主、代理、口岸監管部門間的電子數據聯網交換。推動水運口岸“單一窗口”功能覆蓋水運全體系,實現港航、海事、海關、邊檢等部門的監管信息互聯互通,建立信息互換、監管互認、執法互助合作機制,優化口岸營商環境。

推進老港區港口功能結構調整與優化。鼓勵在繼續保持老港區港口服務功能的前提下,根據市場變化和城市發展要求,對老港區碼頭設施、生産要素進行必要的整合,實現老港區港口功能結構的優化和服務能力的提升。加強老港區整體改造工作,發展集約化、專業化、現代化港區。根據市場需要注重將老港區老舊碼頭改造爲內貿集裝箱和通用泊位,緩解通過能力不足等問題。結合城市發展和環保要求,實施老港區散貨泊位改造,發展專業化散貨運輸。鼓勵以老港區功能調整爲契機,發展港口物流,拓展增值服務。

? 发展绿色水运

高效利用港口资源。加强核心港口岸线资源保护,推进岸线资源节约集约利用。全国沿海港口规划利用的自然海岸线总量不增加。严格控制长江干线港口岸线规划利用总量,原则上不突破现有规划港口岸线规模。通过政府引导、资本运作等方式加强岸线资源整合,提高利用效率。堅持控总量、调存量、优增量、提效率,引领内河港口集约化、规模化发展。推进辽东湾、津冀沿海、江苏沿江、珠江口等区域航道、锚地资源的共享共用。

發展綠色港口。根據國土空間規劃和圍填海政策要求進行港口發展與建設,科學確定開發規劃。港口規劃、建設、運營全過程加強綠色創新,完善生態保護工程措施。推進港口機械、運輸車輛的低碳化,提高鐵路、水運集疏港比例。嚴格執行船舶排放控制區政策,提高船舶使用岸電比例。推進環境風險應急體系建設,切實防範海上溢油等環境風險。全面推進港口和船舶汙染物接收設施建設,完善煤炭、鐵礦石等散貨碼頭防風抑塵設施和原油、成品油碼頭油氣回收設施。推進液化天然氣加注碼頭建設,提高港口新能源和清潔能源使用比例。

構築水運與生態、旅遊、文化融合的綠色航道。優先采用生態影響較小的航道整治技術與施工工藝,全面推廣生態型構築物和生態友好型新材料的應用,加強航道整治河段的生態修複,探索建設航道生態涵養區。科學規劃建設沿線配套景觀節點設施,共同構建特色旅遊航道。加強京杭運河等沿線曆史遺迹資源保護和綜合開發,統籌規劃布局航運文化相關平台、産品等載體,打造航運文化標識,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航運曆史文化。

發展清潔低碳、先進適用的內河船舶。嚴格防控船舶汙染,從嚴執行船舶強制報廢制度;嚴格按照標准安裝配備船舶生活汙水和垃圾收集儲存設施;加快推廣低排放、高能效船型,穩步推進液化天然氣(LNG)燃料、純電動力等清潔能源船舶研究和應用。

? 建设智慧水运

加強科技創新,全面提升港航信息化水平。大力應用北鬥導航、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5G)、人工智能、區塊鏈、物聯網、大數據等技術,提高港口作業的綜合生産效率和安全性,推進港口服務和監管的信息化,重點在港口智能生産、智慧物流、危險貨物安全管理等方面,建設智慧港口。積極推進新一代自動化碼頭、堆場建設改造。

推動內河港口設施裝備和運輸船舶智能化。提升內河港口搬運、包裝、倉儲等作業裝備成套、自動化和節能水平,推動自動化裝卸和倉儲設備等應用。綜合應用數據資源,實現貨物自動識別、實時跟蹤、智能配貨、智能裝載,提供“一站式”“一單到底”服務。推進內河船舶信息化、智能化技術應用與推廣。

? 建设平安水运

優化危險貨物碼頭及相關設施布局,強化港口區域安全風險管控。依法停産、改造或搬遷安全距離不符合相關規範要求的設施。港口周邊城區功能布局應與港口發展充分協調,並保持足夠安全距離。完善優化海事監管、救助打撈、治安防控等系統布局,建立港口安全雙重預防機制與應急保障聯動協調機制。落實港口企業安全生産主體責任,提升港口突發事件應急管理、協同處置和指揮決策能力。

提升水上交通安全監管和應急能力。以長江幹線、西江幹線、京杭運河等國家高等級航道爲重點,統籌巡航救助船舶及基地布局,完善航標測量、安全監管、救助打撈、水上溢油及危險化學品泄漏事故應急等裝備配置,提升內河水上交通安全通信監控和應急指揮能力,積極探索無人機、無人船等先進設備和衛星、無線寬帶等先進技術在安全應急領域的應用。

五、展望水運

規劃布局實施效果

針對水運布局方案,從支撐高水平對外開放、促進國土空間布局優化、支撐交通強國建設、推動綠色低碳發展等方面的實施效果進行展望。

? 有力支撑高水平对外开放

《規劃綱要》提出了國際樞紐海港的概念和布局方案,其目的就是要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和資源配置能力的航運樞紐,構築開放層次更高、營商環境更優、輻射作用更強的對外開放的戰略支點。沿海主要港口在“一帶一路”互聯互通中發揮重要支點作用。內河主要港口所在城市覆蓋開放口岸20多個,形成輻射內地、溝通國際國內市場的外貿運輸體系,爲內陸地區開放型經濟發展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撐。

港口布局方案,包含了“一帶一路”建設提到的14個國內沿海港口城市,與陸上6大經濟走廊中的4個實現直接聯通,通過海上航線,能夠與全球5大洲、200多個國家和地區、600多個主要港口實現聯通,將有力支撐“一帶一路”建設和我國對外開放新格局的形成。

? 促进国土空间布局优化,推进区域协调发展和新型城镇化

《規劃綱要》布局的國家高等級航道,連接14個省會城市、120多個地級行政區,覆蓋區域人口占全國人口總數的52%,占國內生産總值的63%,有效連接了長江中遊城市群、成渝城市群、江淮地區、哈長地區等國家重點開發區域,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等優化開發區域,通達主要煤炭、礦石、礦建材料産地,沿江河布局各類經濟開發區,更加有力地支撐了我國國土資源開發和産業發展。

《規劃綱要》緊密圍繞港口在國家城鎮化戰略實施中的定位,與國家城鎮發展軸帶、重點城市群布局充分銜接,布局建設天津港、上海港、甯波舟山港、連雲港港、深圳港、廣州港等國際樞紐海港,支撐京津冀、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世界級城市群建設。提出的港口布局方案,輻射到19個城市群中的10個,其中包括未來將重點打造的三大世界級城市群,輻射總人口近12.1億人,占全國的86%,其中,輻射到的城鎮人口約7.1億人,占全國的87%,能夠有力支撐我國城鎮化戰略的深入實施,更好滿足都市圈經濟發展需要。

? 更好支撑交通强国建设,促进综合运输大通道、综合交通枢纽和物流网络完善

布局國際樞紐海港,強化開放創新,提升國際競爭力和影響力。完善主要港口布局,強化重要樞紐性港區及其集疏運體系建設,提升綜合樞紐功能,引領多式聯運發展,構建現代物流體系。沿海主要港口是國內大循環和國際大循環的有效銜接點,爲充分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促進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構建提供支撐。

沿海主要港口將承擔85%以上的全國沿海港口吞吐量、95%以上的外貿遠洋幹線集裝箱運輸量、90%以上的外貿進口礦石運輸量和85%以上的外貿進口原油接卸量。“四縱四橫”水運通道將成爲國家綜合運輸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內河水運在大宗散貨、重大件等特種運輸中的作用進一步發揮,在集裝箱、商品汽車滾裝等運輸中的作用明顯增強,集裝箱、大宗散貨直達與中轉相互補充的江海運輸體系更加完善。鐵水聯運得到快速發展,內河水運與其他運輸方式分工協作、形成組合效率。

? 促进绿色低碳发展和水资源综合利用

《規劃綱要》進一步提高了部分航道等級,有利于內河運輸船舶大型化、降低能源消耗,預計2035年內河貨運船舶噸公裏油耗可較現狀降低30%,全國內河運輸船舶每年減少能耗約1000萬噸標准煤,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2180萬噸,爲節能減排作出更大貢獻。

《規劃綱要》優化了國家高等級航道布局方案,實施過程也將與水利、水電建設密切合作,航道疏浚和擴挖可增大河道行洪能力,減輕防洪壓力,航道整治配套護岸工程有利于防止水土流失,航道渠化和運河連通將實現通航、防洪、發電、灌溉等綜合效益。

來源:交通運輸部